“X分钟看电影”的剪辑生意要凉了?

原标题:“X分钟看电影”的剪辑生意要凉了?

来源:北京商报

眼见他起高楼,又要眼见楼塌了。过去几年,短视频的兴起也催生了剪辑类自媒体的发展,一时间,以“X分钟看电影”为代表的自媒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短视频的影视剪辑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沿着剪辑、养号、变现甚至“收徒”的路子,一路狂奔。随着4月影视剪辑圈的一场地震,从国家监管层面到行业头部平台乃至圈内知名艺人接连发声,这场剪辑生意可能也要到头了。

点名“X分钟看电影”

继监管表态“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打击力度”之后,4月28日,国家电影局明确点名“X分钟看电影”,其中提到,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国家电影局将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积极保护广大电影版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此外,国家电影局倡导各网络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积极履行版权保护法律义务,合法使用电影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加强自查和清理,提升电影版权投诉处理实效,更好地发挥短视频在电影宣传、评论、研究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事实上,整个4月都堪称是影视剪辑圈里的一场地震。从国家电影局到影视剧公司、视频网站、协会,及艺人、影视公司等接连发声,抵制网络短视频侵权现象。

“影视剪辑是成本最低、起效最快、变现能力比较强的领域。”仔仔在某短视频平台上运营着一个专门进行影视作品二次剪辑的账号,该账号目前关注者已超过16万。在账号简介里,标注着“一部手机带你玩转影视剪辑”,当北京商报记者以交流学习的身份咨询影视剪辑的相关情况时,仔仔如此说道。

按照仔仔的说法,做这行首先要做的就是“养号”,发一些精彩的影视剪辑片段,快速积累关注度和浏览量。等到一定程度了,就可以开始变现了。但在影视剪辑走至风口浪尖的当下,这种变现还能否顺利已经很难说了。

据了解,二剪即下载后对原影视作品进行再次剪辑。北京商报记者在某短视频平台中搜索“电影”二字,出现的大多也是以二剪为主的影视自媒体,其中千万粉丝级别的账号不在少数。

手把手传授与看悟性

开通账号,两个月赚了3万元、搬运热门影视剧视频,月赚10万+、短视频成新赛道,大家处于同一起跑线,更适合普通人入局分蛋糕……网络上随手一搜,不难发现,关于短视频影视剧的搬运生意,类似的话术充满了诱惑。而这也道出了短视频影视剪辑的核心指向——变现。

“短视频追剧”盛行的背后,是视频剪辑的产业链化。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在影视剧视频素材来源方面,已有专门的网站,此外,还有一些类似于视频助手的软件,输入链接,就能下载链接对应的视频内容。再有就是录屏模式,获取资源。而当记者问及如何获得视频资源时,仔仔只透露称,有专门的方法,可以用手机软件去下载视频资源。

素材有了,剩下的内容就是剪辑、拼接、搬运了。删减下剧情,配上解说,短短几分钟追一集剧,对时间已经越发碎片化的人们来说,十分受用。在平台的算法加持下,不少人只要点了“喜欢”,就会接收到大量的同类推送。流量,贯穿始终。

当粉丝开始积累,下一步就是“收割”的时候。同仔仔一样,洋洋也运营着类似的账号,简介下同样写着“一部手机就可以”学习影视剪辑的内容,该账号的粉丝数已经将近40万。不同的是,该账号的简介下还写着“原创剪辑、感谢官方”之类的表述,更重要的是,该账号ID后还缀着“收徒”二字。

“最大头的是做任务。一些电视剧和电影刚上线,就会发布任务让我去做剪辑,帮他们进行推广,如果达到了某个点赞量或者播放量,我们就可以拿到一定的佣金。”这样的推广不仅局限在影视内容,需要宣传的音乐作品或游戏也会配合视频被使用,在达到一定数据后,同样给予佣金。

另外,据洋洋介绍,二剪号也可以带货,只是不用开直播,把商品链接挂在视频内容中就可以。对于收入的问题,洋洋透露:“有的人一个月500元,有的人一个月5万元,关键看账号的流量情况。有的人悟性快,一个月就能把号做起来;有的人跟不上,两三个月也不行。”

至于“收徒”,约等于卖课。有博主表示,跟自己学习影视剪辑的费用是599元,其中包括手把手教授影视剪辑、账号培养等内容,只需要用手机操作即可。期间该博主还给北京商报记者展示了他的后台界面,显示前一天新增收益有1000多元。

争议“剪辑手”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X分钟看电影”、短视频追剧的背后,无一不指向流量与变现。更重要的是,短视频侵权,也不只有自媒体人的“锅”。一些平台往往也会出于流量与变现的考量,从而对平台上的侵权者默许。

但短视频行业终归要从野蛮生长回归到理性。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就曾提出,推动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运营企业全面履行主体责任,切实加强版权制度建设,完善版权投诉处理机制,有效履行违法犯罪线索报告和配合调查义务。

不过剪辑圈里的这场地震也引发了不少并不出于个人利益的“剪辑手”们的议论。欣欣热衷于给喜爱的影视作品进行剪辑,在她看来,二剪是出于喜爱和尊重,而剪辑之外更多的是润色和再创造。通过添加其他的内容和素材,欣欣认为自己是在原有故事的基础上创造新的故事。

她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支持对知识文化产权的保护,但我也希望有自由创作的空间。希望之后版权方能明确,究竟什么可以剪辑,可以剪辑多少时长,而不是‘一刀切’或者全部交给视频平台决定。”

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短视频应该体现制作者的个性特色,有个人的独到见解和评论,引用方式应是‘转换性使用’。为介绍、评论作品或说明问题而使用他人作品的部分不能成为剪辑视频的主要部分,也不能影响原作品的正常使用。否则该使用就成为了原作品的直接展现,丧失‘介绍、评论或者说明’的目的,超出合理范围,难以构成合理引用。”

孙志峰补充称:“著作权法平衡原作品与再创作作品之间的关键就是合理使用制度。一般要考虑引用的量及比重、引用方式、使用他人作品的目的、使用他人作品结果是否影响原作品的正常使用或侵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如果主要内容体现了创作者的创作思想和独创性表达,使用的方式和结果不会对原作品正常途径获取利益构成影响,也并没有对原作品进行歪曲和丑化,在引用中明确注明作品来源及权利人名称,那么是有可能会被认定构成合理使用。”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阮航达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dwansheng18.com/4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