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也要来收编出租车?

文/寒冰

滴滴将沉寂 5 年的“快的”重启,升级出租车业务为“快的新出租”后,高德也宣布“收编”出租车,启动“好的出租”计划。

目前,高德打车已与深圳、北京、天津的多家出租车企业合作,接入高德平台的出租车运力已占据北京地区总量一半。而这三个城市对网约车的态度都相对明了。

根据计划,“好的出租”将在一年内帮助100万辆巡游出租汽车完成巡网融合改造。为此,高德推出了三件套:一,为了将线下扬招打车的行为数字化,推出了乘车智慧码,乘客上车后扫码,就会跳转到高德在支付宝的小程序,可以输入目的地、指定路线、预估时间,对驾驶员做评价;三,管理智慧化系统针对政府和企业,可建立大数据平台;巡游网约化系统则针对出租车司机,接入后可智能派单,建立司机服务激励体系。

高德此举针对滴滴的意图非常明显。在发布会上,高德总裁刘振飞对合作伙伴的表态听起来抽离且谦卑:“既不做裁判员,也不做运动员,希望做巡(巡游出租车)网融合的服务员。”言下之意,既做裁判员,也做运动员的,就是滴滴。

手机地图行业,18 岁的高德和百度双寡头格局已经维持多年,手握C端流量入口,两者不约而同向网约车找饭吃。

在阿里巴巴经济体里,高德也承载着”基础设施”的使命。2019 年 9 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表示,地图与导航应用不仅与个人消费者相关,还与大量基于位置的服务(LBS)、商家服务密切相关,随着5G、IoT时代到来,高德地图对阿里巴巴未来发展有重要意义。

今年 9 月,高德地图正式宣布进军生活服务领域,将加大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运营权重。现在,高德地图已经添加了类似大众点评的功能,并聚拢了一批第三方打车平台,引入了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等打车企业,朝着打车聚合平台的方向加码。

要做出行,运力是基础。

滴滴一家平台就占据了市场上主要运力。据思略特咨询公司的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滴滴出行占据了国内网约车市场91%的份额,而美团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神州专车、易到用车分别拥有余下市场的2%、2%、2%、2%、1%。

对于没有自有运力的高德而言,必须聚集合规运力。而出租车是目前未被网约车巨头收揽的最庞大的运力了。巡游出租车是仅次于公共交通的第二大城市运力,巡游出租车司机数与网约车相当,日均单量是网约车的 4 倍。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巡游出租车运送的乘客在出租车业总客运量的占比超过70%。以2019年为例,在滴滴出租车业务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的情况下,其日均订单量也仅为300万单,而全国出租车日订单量的则在4000万单到5000万单之间。

“合规”也是出租车和网约车相比,天然的优势。网约车新规出台以后,相关部门一直在推进网约车合法化、不断约谈网约车平台。据易观千帆的统计,截至2019年12月,网约车司机端活跃用户为2051万人,即合规司机约为12%。还有什么运力比出租车这种价格由政府制定、定价计入CPI(居民价格消费指数)的出租车更合规呢?

但这也是一个颇为微妙的行业。出租车在打车平台的争夺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早期网约车大战时,滴滴、快的为了留住用户、拓展运力,烧钱用高补贴、免佣金拉拢出租车司机;后来网约车格局逐渐清晰,网约车平台自有的快车、专车等运力也越来越稳定,价格难以浮动、难抽成的出租车就慢慢被边缘化。

如今,出行平台竞争再起,出租车再次成为必争之地。

和体量极不相称的是,出租车的客运量规模掉回 2011 年,全国 36 个主要城市中,已有一半城市的网约车规模超过巡游车。年轻人习惯了网上叫车,但网上叫不到车,出租车司机没有单可接。网约车的增速一往无前,但多个主要城市宣布出租车市场饱和。

另外,因为体系问题,网约车平台一直都没有对出租车的订单进行过体系化、大规模的抽成。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当前出租车的线上化率不足10%。

就算是那些接入了线上平台的司机,也会抱怨平台将优质的长途订单优先派给自有运力,如快车、专车;滴滴宣布自己造车之后,出租车司机们更加肯定,滴滴会把优质订单派给自有车辆。

这些传统的、未被改造的线下出租车们,服务评价、司乘信息、行驶轨迹和服务评价都缺乏记录,就算有数据,也是割裂的孤岛。哪个出租车司机服务好?不知道。服务好的司机没有评价和激励体系,出租车大数据更是无从谈起。

对出行平台而言,这是一片富饶、丰茂的土壤,向出租车提供技术和数据平台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更难得的是,这成本并不高。

嘀嗒已经在西安上线了“出租车智慧出行”,这款一键扬招小程序,用户无需输入目的地,云扬招后,平台就会调动5公里内最适合的出租车前来接单;滴滴目前在贵阳、西安等城市根据距离,向出租车订单收取服务费。

但目前嘀嗒出租车业务尚未盈利。嘀嗒出行招股书显示,2019年下半年嘀嗒出租车约车业务收入626万元,2020年上半年收入1556万元,实现了环比超过两倍的增长,但直到2020年上半年,出租车业务仅占嘀嗒整体营收的5%,这部分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

从哪里赚钱?平台想要获得商业回报,未来收服务费是必然,当然,这是在说服政府灵活调价的前提下。

对此,高德地图副总裁王桂馨表示:“谋求独立上市的公司缺乏耐心。我不是嘀嗒的宋总(嘀嗒创始人宋中杰),我没有上市和招股的压力……盈利是时间问题。我的每个老板都给我很好的耐心,没让我必须赚钱。但我也不用去烧钱补贴。”

对最近动作频繁、在资本市场有所图谋的滴滴来说,出租车业务是提升业务体量的利器。而滴滴和高德的竞争也越来越直接。一开始,因为阿里是滴滴的股东,滴滴在高德的“朋友圈”里,高德聚合打车里包括了滴滴。但业内人士认为,滴滴始终把最好的运力、最好的单子留在自己的App上。后来,滴滴App断开了高德地图的接口,推出自研地图业务,在各项业务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交叉和竞争。

“高德自己没有一台车,也没有自己的牌照。仅凭这件事,合作伙伴就知道高德是真开放,不是假开放。”高德“好的”出租车抬到“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平权”的高度。

且不论真假,在各地政策不一的出租车行业,和政府、企业、出租车协会多方打交道,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dwansheng18.com/1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